感恩節是美國人一家團圓的大日子,交通繁忙的程度大概跟台灣的農曆新年不相上下。既然是個給人家家庭團聚的日子,對於孤單在外的海外遊子來說,真是百感交加。喜的是,平白無故多了個假可放,工作也輕鬆多;煩的是,眼紅別人一家團聚,自己卻得奮力對抗思鄉之愁。

感恩節的火雞大餐是重頭戲,幾乎是家家必備,且必須親自料理,真是像極了中國過年裡的圍爐。不過有錢好辦事,紐約也有不少餐廳可代為料理。不論是家庭式火雞還是餐廳派的火雞,這一味一直沒能討我喜歡。不過還好中國人勤奮愛賺錢,在各式餐廳幾乎歇業的感恩日裡,曼哈頓的中國餐廳仍是忙得不可開交,也提供了不愛火雞的饕客不一樣的選擇。餐桌上的兩隻烤鴨與一大盤烤乳豬,在今年的感恩節大餐上,可是比火雞還來得熱門。

離開台北有四年半了,第一年的感恩節是在教會裡過的,當時不懂,所以不明瞭教會的人為何要大費周章準備,還要我們邀一些單身朋友或是沒有家庭的人來一起過節。第二年則是忙著準備考試,感恩節就像平常的日子一般的日子,沒有特別感覺。後來想想無知也是一種幸福吧!

等開始工作後,在辦公室文化的洗腦,漸漸才瞭解了「如何慶祝美國的各種節日」。若以美國人的標準來看,我第三年的感恩節可說是悲慘無敵了。話說當時與一位猶太老太太跟一個剛從巴西來的女孩同住在繁華的上東城公寓裡,猶太老太太與巴西女孩因為生活習慣不同,相處不來,但我卻與兩人分別相談甚歡,於是我早早獲邀參加猶太房東的火雞大餐,而巴西女孩卻沒有。因為不忍拋下巴西女孩一人,她畢竟也是隻身一人,而猶太老太太有家人相陪,於是便向猶太老太太稱說,已經有約在身,得去朋友家過節。沒在家裡過節的結果是,與巴西女孩先在冷風颼颼、空蕩蕩的曼哈頓大街上閒逛兩三個小時,然後租了DVD到一個朋友閒置的公寓裡,把中國外賣當感恩節大餐,兩人度過一個相依為命的感恩節。感恩節後,我與這位巴西女孩一同搬出猶太老太太的房子,做了一年的室友,後來才明瞭,猶太老太太與巴西女孩為何會相處不來。一年後租約到期,我和巴西女孩不再同住,現在也形同陌路,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去年的感恩節承蒙朋友收容,與他的家人共進火雞大餐,食物滿桌,朋友的家人們熱情款待,但心裡不免還是有些惆悵,畢竟沒有歸屬的感覺。今年仍繼續寄人籬下,他們仍待我極好,幾乎把我納入他們家庭,雖不至於有孤拎拎的感覺,但心裡還是盼著,哪一天能夠與自己的家人吃著火雞,過這個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llStreetOL 的頭像
WallStreetOL

Wall Street OL 的日記 @ Hong Kong

WallStreet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