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城市」在台灣播出開始,每星期六晚上便自動地坐在電視前準時收看,當時還跟爸媽住一塊,所以每每看到令人興奮的情節,如果老人家剛好不小心從客廳走過,控制遙控器的大拇指便會不小心地啟動,自動快速跳台,以免莎曼珊誇張的叫床聲讓老人家誤會電視上播的是色情A片,當場大家尷尬。不知道是因為當時台灣的電視台數目眾多,乖巧的女兒本來就常無意識地玩弄遙控器,還是爸媽體貼無意戳破,避免乖巧的女兒當場無地自容,因此離開台灣前,該看完的也都看完了,到紐約後剛好接上新的一季,當然也沒錯過令人唾棄的第六季大團圓結局。
當時年紀甚小,涉世未深,總以為電視不過是電視,「慾望城市」裡頭的「誇張」故事不過編劇大人自己想像出來的情節,哪知來到紐約後,才驚覺是自己錯了。從前認為的「誇張情節」,不過是鄉下人才會有的大驚小怪。事實上「慾望城市」不但可說是紐約都會男女的照妖鏡,也可說是在曼哈頓社交界生存的「聖經」。既然有了「聖經」,混了幾年後,應該就要見怪不怪,但「台北土包子」畢竟還是土,親身遇到一些奇人軼事時,還是會驚訝不已。

ZA是一位「前」以色列國防部派駐在紐約的官員,當我認識他時,他已不再為以色列政府工作了,而是一個紐約房地產的仲介。至於為何他要從一個有工作保障且地位崇高的外交官,成為一個房地產介?根據他本人的說法,是因為愛上紐約的生活,想要永遠留在這裡,所以才離開四處漂泊的外交官生涯。不過根據一位與ZA相識的台灣外交官員卻說,以色列外交官的待遇、福利與地位與台灣的外交官待遇相比,真是不知高出多少倍,所以他也不清楚ZA捨棄外交官生涯的真正原因。

紐約的生活多采多姿,即便不是在週末,也會有很多各種名目的大大小小派對。第一次與ZA認識是今年在紐約舉行的台灣國慶酒會。ZA因為前以色列外交官身份之故,應邀參加;至於我,雖然一向討厭這種官方場所,但因為今年地點是在華爾道夫飯店,台北土包子一想開開眼界、二外加免費晚餐和無限暢飲,Why not?所以即使當天天氣不甚佳,紐約「干物女」還是破例出席。

在國慶酒會上,參加的人當然大部分都是來自台灣,在紐約的台灣人不是太多,在地方上活躍的人更少,所以混了幾年後,在這樣的場合上很容易遇到一些熟悉的面孔。就在差不多與認識的朋友們打完招呼,準備出動去享受華爾道夫飯店準備的高級晚餐時,有位朋友突然跑來說,他有個朋友很想認識台灣的女生,而且他已經答應要幫忙介紹一位台灣美女,便央求我充當場面。近來因為越來越少台灣的留學生前來紐約,外加願意留下的更少,像這樣得去充場面的場合,說來見怪不怪,反正當作認識新朋友,外加助人為快樂之本,何樂而不為?怎知這卻是一個大笑話的開始。

朋友介紹自己的朋友相互認識本來就是件正常的事,在這樣的場合上,朋友介紹他「剛認識」的朋友也不太奇怪,但所謂介紹「剛認識的朋友」給你認識,也就意味著,「嘿!我跟他也剛認識,不太熟,只負責介紹你們互相認識,認識後,後果自負」。是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如果雙方瞭解規則,識相一點,當然沒問題,大家合則來,不合則去,好聚好散。能當朋友當朋友,能談戀愛談戀愛,不想聯絡,請自動消失。但如果有人白目外加臉皮又厚,這時候真叫人無語問蒼天,只能私底下要求眾親友,下次即使要介紹「剛認識的朋友」當朋友,也得稍微打聽底細,送個正常人來,要不然朋友都沒得做。

朋友介紹我跟ZA互相認識後,大家不免俗地客套閒聊一番,聊天聊地,話並不十分投機,整個對話中,ZA老是圍著他自己個人的生活打轉,還有他為何對台灣女生有興趣,這樣的對話其實是很無聊,他非常享受自己的演說,但身為聽眾的我,只有哈欠連連,不過本人基於家教以及國民外交禮儀,不能替台灣丟臉,也只能點頭客氣回應。雖然面子要顧,裡子也不能少,我是來找樂子的,不能讓自己一個晚上就這樣給毀了,聊了一陣子後,便客氣地以有事要與朋友用中文商談,趁機甩掉ZA,本來以為他便會識相的保持距離,還給我一個愉快的夜晚,但如果他如果這麼「明白事理」,這篇奇人軼事也就不會誕生了。

ZA晃了一圈後又晃到到了我身邊,不幸的是,我剛好與一位新認識的朋友用英文交談,所以ZA便毫無障礙地切入我們的話題。這個新朋友AD被他所屬的公司送到香港兩年後,剛被派回紐約,所以在ZA加入前,我們原先討論的話題是香港跟紐約有趣的生活經驗跟差異,雖然沒啥建設性,但是一談到了吃喝玩樂,大家其實都非常振奮。ZA加入後,為了讓自己可以插得上話,硬生生地把主題轉成紐約的房地產投資。AD剛好剛買了新房子,可以跟ZA說得上話,小姐我被晾在一旁,不過這正合本意,我也就趁ZA不注意時,順勢找機會開溜,剛好酒會也到了散場之際,不顧禮貌,未道再見,回家去了。

故事還沒結束,ZA不知從何處要到了我的電話,便說有空要一起吃飯。根據本小姐慣例,小姐對你沒興趣,通常一點機會都是不會給的。但是ZA先生稱說,要與我們共同的朋友一起午餐,因為是三個人,又外加是午餐,稱不上是個約會,所以也就答應赴會。誰知道當時間都已經約好,ZA稱說,這位朋友臨時無法赴約,變成只有我們兩個。一是答應都答應了,騎虎難下,外加反正吃個午飯而已,頂多食不知味而已,料想也不會有照劇本以外的情節,外加ZA是朋友的朋友,也就不好說不了(正因為這層朋友的朋友顧慮,才會麻煩不斷)。(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llStreetOL 的頭像
WallStreetOL

Wall Street OL 的日記 @ Hong Kong

WallStreet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