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鄉,有時會被現實環境壓得不得不低頭。留學生在畢業後找工作時都曾發現,拿著外國人的身份,在工作的選擇上、談薪水時、或是跳槽的機會硬是比有綠卡或是公民身份的人少了一截,老闆擺明就是吃定你,壓低薪水、自付工作簽證申請費用等,雖然不滿但也得無可奈何接受。在別人家屋簷下討碗飯吃,有時不得不委曲求全,我常安慰朋友跟自己,短暫的屈就是為了將來的幸福。(如果未來有幸福的話!)

 

自從機車的美國政府把H1B的名額降低後,近一兩年每年四月一開放申請,六萬五千個名額常在第一天就一掃一空,即使是為碩士畢業生增設的兩萬個名額,也常在一兩個星期內宣告截止收件。許多老闆即使愛才,但礙於沒有H1B的名額,也不願冒險雇用沒有居留權的外國人。所以很多人在面試時常常很掙扎,到底要不要主動向老闆提起工作簽證(H1B)這件事?如果要談要怎麼談?什麼時機談?

 

上回提到來應徵工作的那個韓國女孩,是一個活生生、血淋淋失敗的例子,白白地快讓到手的工作跟H1B簽證從手中溜掉,雖然很是替她惋惜、但也無可奈何。

 

事情是這樣子的:當她跟第一次與我面試時,她曾向我問起,公司是否會贊助她申請H1B?我則以我的例子回答她說,「我當初面試時,因為沒有長久留在美國的打算,並沒有提起這件事。但在工作了兩三個月後,改變心意,打算在美國多停留兩三年,於是那時才向老闆提出要求。但當我向上司提及請公司幫忙申請H1B時,她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二話不說便就交代法務部門幫忙處理。」於是我建議韓國女孩直接向上司詢問,至於時間點?我則說,自行斟酌。我另外也很誠實地告訴她,申請H1B對公司來說是筆不小的額外支出,妳得證明妳是值得公司花這個錢的。她沒再說話,我以為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

 

這個韓國女孩並不是我跟上司的首選,但由於她對工作的熱忱、加上其他候選人的條件差,另外我們急切地需要有個人能馬上開始上班,於是上司跟我便決定給她個機會,觀察兩三個月,看看她能否勝任,於是又請了她來一趟,這次讓她見見同部門的另一個同事以及我們Marketing部門的大老闆。其實只要我跟我的上司同意,其他人對她沒大太的意見,這個工作就是這韓國女孩的囊中之物!但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

 

當韓國女孩在與我同事的面談中,同事建議她在拿到工作前向我的上司提出H1B申請的要求,她又轉向我徵求意見,我只說,「我的例子已經告訴妳了,妳得自己決定「現在」還是「以後」提。」我以為這樣的暗示已經很明顯了,隔天,當不小心聽到HR在討論H1B這件事情時,我知道她提了!

 

誠實是件好事,但是不講不見得就是說謊。公司的法務部門最近剛好搞砸了幾件H1B延期的案子,所以一位同事因為簽證的問題已在土耳其被滯留了將近三個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因此公司最近對工作簽證的立場是避之唯恐不及,於是當上司向HR尋求能否贊助這個韓國女孩時,公司希望能免則免。上司告訴我目前的情況,另外我們還竟然發現,這韓國女孩不能馬上上班,她太晚提出OPT申請,雖然她是十二月底畢業的,但OPT卻要在二月底才會正式生效,也就是說,要用她我們還得等一個月!雖然韓國女孩願意先上班後請款,甚至是免費上班一個月,但公司方面是不可能為了一個未知數冒這樣違法的風險,所以真的決定要用她,還得等一個月。急迫的老闆問我:「I can fight with our president for her if needed. Do you think if I should?」,我沒幫韓國女孩講話,只是持平地回答說:「If she is very good and our first choice, I would support you. However, she is a question mark for us. Do you really want to take the risk to fight for her?」老闆想了一下說:「Let’s keep looking.

 

韓國女孩不僅讓煮熟的鴨子飛了,還斷送了所有外國人在這個工作上的機會。老闆對接下來每個送進來的履歷表回了一封信,聲明本公司不贊助H1B的申請,只面試具有綠卡或是公民權的人。真是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傷心結局!

 

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玩小心機,等上了船,才買票。有朋友也是面試時明明白白告知雇主需要H1B的贊助,也拿到了工作跟H1B。另一個朋友OPTH1B之間有段時間銜接不起來,但公司不願失去她,也不願意犯法,索性放她兩個月大假,在家工作,錢後補。所有的例子都有個共同點,當公司覺得你是值得的,就算花上大筆銀子也會想盡辦法把妳留下來。所以何時談?怎麼談?視情況,千萬三思而後行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llStreetOL 的頭像
WallStreetOL

Wall Street OL 的日記 @ Hong Kong

WallStreet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