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惡女說:
開始享受夏日生活!

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當老鼠屎不只一粒,整鍋粥都糊臭了後,千夫所指的不指是那些罪該萬死的老鼠屎,連帶著那些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可憐白米粒也常常被無辜牽連拖下水,還不得申冤,可憐至極。

 

台灣記者新聞界的老鼠屎的不少,前幾天酪梨壽司的部落格就熱熱鬧鬧上演一齣平民VS大報的平反記,身為壽司讀者的我,通常都只讀壽司的文章,網友的回應常常跳過不讀(太多頭香等沒有營養的留言),不過這次破例掃瞄了一下,網友當然是一面倒大加撻伐那個不知悔改的唐姓記者,不過也有許多留言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把所有的記者都當成了那唐姓記者或是其他不肖記者一起罵。看到那些留言,突然讓我想起當初在台灣當記者時的辛酸血淚,禁不住想要講講幾句話。原來是想留在壽司的留言版的,但是礙於篇幅限制,就寫在自己的部落格了。

 

記者要時常待命、還得隨傳隨到,雖然有假可休,不過沒命可以請,每個人常常是積假一堆,時間過了,假就沒了。以前主跑政治線,偏偏台灣選舉特多,一到選舉前三個月,全組停休,不光得犧牲週末、日月無光地工作,就算生了病,只要被抓到沒病死也得出門採訪去。恰巧我的生日是台灣的國定假日,當記者前,想怎樣慶祝就怎樣慶祝,當了記者後,想在生日當天放自己一天假?或是請一天假?門兒都沒有!不知是慣例還是怎樣,台灣政治人物就是閒不不下來,國定假日往往不是來個大遊行、要不就是大放炮,身為菜鳥小記者怕掉線,一到國定假日就得精神緊繃,隨時怕漏新聞,真是說不完的辛酸啊!

 

記者是無冕王?其實長官最大,長官說要寫啥就寫啥,長官要登啥就登啥,小記者很少有插嘴的餘地。記得有一次,跑了一條獨家,長官不想大作,所以就放在小角落,過了兩個星期,等到我從風光明媚的普吉島度假回來之後,才從其他同業得知聯X報大作該條新聞,後來甚至佔據整個星期各大新聞版面,結果當初作決定的長官拉不下臉,便在眾人面前「交代」說,以後有獨家要先打電話進公司報備!挖咧!長官當到獨家不分,就數她一人了。

 

其實我也有遇到好長官的,有時寫到一些敏感新聞,被報導的當事人打電話到報社打小報告,好長官們也都會幫忙一肩扛下,只會輕描淡寫地說,ㄟ,讓你知道一下,那個誰有打電話給我。所以新聞圈也是有好人的。

 

每一行每一業都有好人跟壞人,只是當記者跟當立委一樣,因為太多壞胚子混入其中,所以只要冠上這兩個名就背負著先天的原罪,其實好像可以來想想,與其這樣唾棄那些壞份子,導致素質江河日下,不如來想想怎樣鼓勵那些好記者,讓新聞圈變得更好。

 

後記:寫完之後,一直不敢發表,一方面覺得沒寫完,另方面覺得像我這種記者圈的逃兵,好像沒有資格作太多的批評或是建議,不過最近一直想不到別的題材寫,所以就硬著頭皮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llStreetOL 的頭像
WallStreetOL

Wall Street OL 的日記 @ Hong Kong

WallStreet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hlala
  • 每個行業都有心酸的地方啦
    只是有些人一時用詞不當
    別太在意嚕^V^
  • 是啊!我也是一時興起發發牢騷,以免內傷,不過寫部落格好玩的地方就是「凡寫過的必留下痕跡」和「後悔莫及」。

    WallStreetOL 於 2008/04/01 22: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