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多年前,當我還是不懂事的學生時,曾為了自己大學畢業後出路傷透腦筋。還記得當時跟隔壁的室友抱怨說:不願律師,因痛恨背書;不想做老師或公務員,因生性叛逆;不要進金融業,因害怕惹得滿身銅臭味。誰知,人生就是這麼奇妙,轉了一圈,竟然進了最鄙夷的金融業,還來到了香港,這個將現實與功利主義發揮到極致的大染缸。如今惹得一身腥,怕是短時間裡也洗不清了。

 

凡是與「錢」可以沾上邊的生意,香港人如果稱第二,全世界找不到人可以當冠軍了。小從旁門左道、靠個人機運的賭馬、賭六合彩,乃至於正當生意的炒房地產、炒股票,在香港都是全民運動,大家一起來。全世界再也找不到一個地方,能像香港這樣,人人「炒」錢。所以說,如果想要練就一身「炒錢」的絕門功夫,怎能不來香港拜師學藝呢?

 

奠定香港今日國際金融中心的兩門絕招:炒樓與炒股票。香港的炒樓文化令人嘆為觀止,不僅香港的有錢人,無一不涉足房地產,建立起他們的財團基業,就連平民百姓也都個個企盼不僅能有個安身立命的家,還能有個固定「收租」的樓,最好能個以樓換樓,從小樓換大樓,從園景換海景、從新界換到港島,從公寓換到豪宅。

 

要買樓就要先知道「樓名」和「樓價」。香港人最令我甘拜下風的一點就是,他們對於樓盤的熟稔程度。記得剛到香港時,由服務式公寓搬到了第一個家,有同事問起住哪時,我總是概略性的回答說,在XX地鐵站附近。但是這樣的答案往往不能滿足對樓盤瞭如指掌的香港人,於是他們開始列舉該區的幾大樓盤,「是不是XX臺?還是OO花園?」,中獎率往往十之八九。猜中之後,開始如數家珍地舉出該棟樓的樓齡、特色等,更有些炒樓高手一出口便猜中租金多寡,甚至連該棟樓的買賣呎價都倒背如流,令人嘆為觀止,甚至誤以為房屋仲介是他的副業。

 

炒樓是全民運動,看樓就是假日休閒。每當有新的樓盤或是樓花推出之時,看樓盤或是樣品屋就是香港人重要的休閒娛樂之ㄧ。家裡住得離新樓盤遠,不打緊,仲介公司有小巴在各大地鐵站專車接送。樓花位置偏僻,也沒關係,地產公司ㄧ定會貼心地在市中心設個樣品屋讓你看看。

 

看到中意的房子,想買嗎?地產公司可不是省油的燈,每當新屋落成的時候,一定不會全部推出,而是會根據當時的樓市,慢慢放盤,製造出搶購的假象。香港的房子貴得不合理,但到底夠不夠住?當每晚我看到對面大樓稀稀疏疏的燈火時,就可以肯定這個市場是絕對供過於求的,但是為何還是貴得不像話?天曉得!

 

俗話說,入境隨俗。雖然小妹沒錢買樓、炒樓,但這一年多來,因為租房子也看了不少,外加報紙廣告的耳濡目染,現在不論是有新樓盤推出如X湖天峰,亦或是香港、九龍的豪宅們什麼御X山、凱O門、漾X居等,我也都能如數家珍。至於炒樓,先中了六合彩再說吧!

 

 

 

WallStreet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